山东省枣庄市臃奥琅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- www.yuaqiceos.cn

老周没忙着返回驾驶室

2020-06-26 23:09

“主城的大桥,我天天都要走。大桥串联起各个城区的交通,走过一座座大桥,就能感受重庆的发展变化。”老周把车停在嘉悦大桥桥头,“老太婆,记得以前到北碚啷个走不?”

正说话间,一座钢架结构、犹如彩虹横跨在嘉陵江之上的大桥出现了。这就是新朝阳大桥。魏阿姨摇下车窗,把新朝阳大桥看了又看……

周明华当的哥之前,和妻子都是重庆盘溪造纸厂职工。企业破产后,为自谋生路,周明华半路出家,学会驾驶手艺当起了出租车司机。

“这是嘉悦大桥,我们这头是悦来,对面就是北碚了。”老周当起了向导,“这条路走北碚,比老北(碚)牛(角沱)路要近得多、快得多;而且是走新朝阳大桥!”老周越说越兴奋,“上世纪90年代开车时,我们从沙坪坝去北碚,叫‘出城’;从北碚往沙坪坝走叫‘进城’。现在,再不提进城出城了,北碚也是主城!”

老周说,不管八块十块,只有把乘客平安载到终点,才能有这笔收入;“如果服务不到家,乘客把我们投诉了,逼得我去接受调查,不是又要耽误一天的收入么。”老周说,不管是走堵路,还是为避开堵点而绕道,他都会提前耐心说明状况由乘客自己决定意见。“只要诚恳沟通,不管是绕点路,还是少收一点车费,驾乘双方都好相互理解。”

妻子坐定后,老周没忙着返回驾驶室,而是亲自为妻子系上了安全带。“她平日出门都坐公交车。”

“放心,我明天就彻底退休了,晚上都在家陪你。”老周乐呵呵地忙着赔不是。

民丰车队队长罗贵均表示,老周的诚恳待客经验,也深深影响着车队的其他驾驶人员。“不仅老周无一例投诉,就连同车的另外两位的哥陈建国、韩卫兵,也是如此待客,从未被投诉。”

“我们都是下岗职工,不干好驾驶服务工作,就要饿饭。”老周总结,开出租车就是服务,“乘客不仅是上帝,更是自己的财神爷!”

老周印象最深的是:因起步价不变,随着经济收入提高,短短几年后,打得起“托儿车”的人越来越多,但大家却对当年5元钱的路桥费头痛。

于是,趁对方离开空隙,老周立马报警;最后,警方成功布控,终在其返程时在上清寺将男子截获;再查其口袋,正是毒品。

最令出租车同行肃然起敬的,是周明华当出租车司机近20年,却从未遭遇过一次投诉。

“‘包车服务’现在开始!”驾驶员丈夫周明华绅士地为妻子拉开了车门,这是他近20年出租车驾驶生涯中的最后一个班。

“警察和我认识,但他们故意把我和那个毒贩同时铐走,到派出所分开审讯后才立马松开,并向我道歉。我知道,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保护我!”老周和民警配合很默契。

老周顿时警觉:这个男人有问题。车到菜园坝,男子请老周停车留步,“你等我一会,我交个东西就回来,还要坐你的车回龙溪。”

1995年起,出租车全面更换为奥拓,重庆人亲切地称其为“托儿车”。

“记得,走双碑井口,要路过朝阳大桥。”魏阿姨仔细打量着面前这座大桥,“莫非这就是朝阳桥?但吊索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哟?”

老周上车,出发,经人和上金山路,而后进入旅程第一站嘉悦大桥———老周为妻子设计的“包车线路”,是游览走过主城的7座大桥:嘉悦大桥、新朝阳大桥、嘉华大桥、鹅公岩大桥、长江大桥、黄花园大桥、朝天门大桥,最后驶上南山一棵树看夜景。

“从五里店到南坪,约4公里路程,打车费总共才9元,但过桥费却要15元———包括黄花园大桥、石黄隧道和石板坡长江大桥,每处5元!”老周说,因过桥费太高,于是,很多乘客被迫和“过桥费”斗心计。比如从江北到南岸,如果时间允许,就打车至桥头,再换乘公交车。“那时公交车才5角钱,总价就不超出10元。”

这种默契,源于上百次的协助交流。据媒体报道,开出租车期间,周明华单独或协助民警捉拿的抢匪、盗贼、吸毒人员不下百人;他的手臂上至今留着与歹徒搏斗被刀刺伤的疤痕。

为此,老周曾连续两年被评为“重庆十佳出租车驾驶员”,获评全国见义勇为好司机。时任重庆市委书记汪洋曾作批示:的哥的姐是重庆的形象大使,希望有更多周明华出现。

下午5时,61岁的魏翤萍准时从家里出来,车牌号为渝a1t538的出租车早已等在门口。

公运出租车公司表示,虽然周师傅退休了,但将聘其作为行业顾问,常会邀请其回来给新入职的的哥进行培训,包括服务理念和自我保护等内容。

老周当“编外警察”,自然常常遇到风险———2007年一个夏夜,老周开车途径渝北区龙溪街道武陵路,接到一个穿着睡衣、拖鞋的男子去菜园坝。在车上,男子神色恍惚,却不时拨打电话称“已过来取货”。